奢侈品直播,是怎么套路你的?

2020-10-30 09:55:32 admin 782

奢多多回收-中国专业的奢侈品回收置换平台,为您提供包包回收、腕表回收、黄金回收、珠宝回收、服饰回收、礼品回收等二手奢侈品回收业务,权威机构检测,高价上门回收-5分钟估价,价格满意后同城2小时上门。


上一秒还在直播试衣服,下一秒就被警察逮捕——淘宝百万粉丝主播揭开了奢侈品直播的阴暗一角。

  8月28日下午,位于浙江杭州的某服装公司直播间内,主播廖某在试穿女装时,当场被警方带走。10月15日,上海市公安局公布,廖某通过直播带货的形式销售假冒奢侈品牌箱包、服饰,每天收入3-4万元,年入千万。

  这只是奢侈品直播乱象中的一个案例。多名消费者向深燃表示,在直播间买奢侈品,走过重重套路也不一定能买到自己满意的商品。

  进入抖音、快手等平台的直播间,以“断码清库香奶奶”、“不到专柜一折的巴宝莉”为标题的直播比比皆是,在被问及是否是正品时,有的主播会将仿货模糊地说是“大牌同款”、“大牌尾单”,有的主播会直接说是正品,但直播结束、消费者收到货后,因为无法看到直播回放也无从与商家对质。

奢侈品回收

  还有的商家会从义乌小商品城以50多元的价格批发手表,在直播间说成是“香港原装进口”,标价两三千元。奢侈品鉴定师Kevin表示,从数量、价格、大牌代工流程等方面来看,如果在直播间以“原单”、“尾单”、“大牌代工”等名义销售低价奢侈品,基本可以判断是假货。

  即便是在专业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上,省去了识别假货的烦恼,也未必能有良好的购物体验。目前存在诸多争议的包括:主播未对瑕疵进行充分展示,消费者认为货不对板;商家称“直播平台特殊,不支持七天无理由退换货”,消费者反映退款困难等。

奢侈品回收

  “代工”、“原单”的售假陷阱

  “代工厂出品”、“原单进口”、“专柜最新同步新款”……这些隐晦的描述背后,都可能指向一类商品——俗称“高仿、A货”的仿冒商品。

  被上海警方逮捕的主播廖某也是以极低的价格销售奢侈品,比如官方售价13万的“绿水鬼”(劳力士腕表),直播间售价1290元。在展示商品的时候,这些商品有着奢侈品专有设计和图案标识,但在直播过程中,廖某不会提及这些商品的品牌名称,而是用一些具有极强指向性的奢侈品品牌或款式的代号进行介绍,比如将香奈儿称作“香奶奶”。展示时,商品商标会贴上胶带,商品链接的图片上也会有遮挡,售价是正品价格的几十甚至几百分之一。

  深燃发现,除了主播在直播间里“卖力吆喝”之外,这类直播通常还会用公众号文章引流。

  一个名为“男友会”的公众号发文章称,“奢侈品代工厂直播,188-399元就能买到万元轻奢品质”,内文称,奢侈品包包的代工厂遍布世界各地,其中一家就在广州,代工的国际大牌有MK、范思哲、小CK,从这家代工厂拿货,没有中间环节,几百块的价格就有上万元的品质。因为是大牌尾单,均有微瑕疵,直播不能说品牌名,有的打了logo,有的没打。主打特点就是“1:1爱马仕”、“不到1折的价格,同款高定”。

奢侈品回收

来源 / 微信截图

  上述主播在直播间称,“不用问这是不是正品,我们现在就在代工厂”。

  多年从事外贸生意的Katy从大牌商品生产的流程方面质疑了其真实性。Katy称,国际大牌并不会把所有环节集中在一个工厂,所谓的“代工厂”也是零件的代工厂,不太可能流出成品。

  而且,品牌给代工厂的原料是有严格计划的,比如代工厂代工100个包的部件,品牌只给110块相应的“材料”,仅剩下10块用作备用。

  有人又在这个规则上想出了奢侈品低价的另一个理由——“原单”。原单也叫余单、尾单、尾货,意思是和大牌正品出生于同一个工厂,但是质检不合格的成品。

  今年8月,江苏常熟市场管理局揭露了直播间“超低价”奢侈品的套路:直播间内持续优惠大促,主播展示假冒“古驰”、“阿迪”等醒目商标,却不口播具体品牌,顾客询问时以“库存尾单”等名义回应。而在进货记录里,执法人员发现“纪梵希”外套、“古驰”包包、“阿迪”裤子、“冠军”卫衣,进货价仅15元。

  在直播间内,也有不少以“原单”名义低价销售奢侈品的主播。Katy说,从数量上来看,原单的数量远低于正品,大部分都是借着原单的名义炒作假货。如果品牌在中国有代工厂,品牌会与代工厂签署保密协议,有严格的出入携带管理筛查制度。不排除极个别有渠道的人能拿到这些原单,但真正的原单一批货也就能剩下十几个,价格一般在正品价格的2-3折左右,比如爱马仕铂金包的起步价是十万,原单价就是2-3万。

  “公开拿出来以原单的名义销售,还只卖几百块,不可能是真的。而且一些品牌在中国压根没有代工厂,比如LV、Gucci、CHANEL等,如果打着'原单、代工厂'旗号的低价奢侈品就更是无稽之谈。”Katy对深燃表示。

奢侈品回收

来源 / 快手截图

  奢侈品鉴定师Kevin提醒道,如果在直播间以“原单”、“尾单”、“大牌代工”等名义销售低价奢侈品,基本可以判断是假货了。

  “一般国际大牌的正品会在三个方面受到法律保护,分别是商标、外观设计和质量”,北京今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吴萌向深燃表示,仿冒产品的厂家有可能在这三个层面涉嫌违法。比如LV包包的仿制品,印有LV的LOGO,涉嫌违反《产品质量法》和《商标法》的相关规定。如果厂家没有打LV的商标,但在宣传中称这是LV包或LV包的高仿,会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

奢侈品回收

  低买高卖,成本20卖500

  低买高卖也是奢侈品直播的常见操作。

  今年6月,南京警方端掉了一个售假团伙,一家直播带货平台谎称取得了Champion (美国运动潮牌“冠军”品牌)的授权,通过伪造授权证书、直播间Logo、海关报关单等方式,摸准了消费者以价格高低论真假的心理,将进价20-35元/件的套头衫,以400-500元、接近正品的价格销售,利润翻了几十倍,涉案金额2亿元。

奢侈品回收

  除了仿冒大牌,还有主播“自造大牌”、低买高卖。深燃进入了一个名为“丸子表妹”的直播间,该主播以“冲10万粉丝,全场1折”的名义卖表,表的售价在2、3千左右,主播讲解中的款式却是“秒杀价、188米都不要,666扣起来,直接给到128米!”(“米”指代“人民币单位元”)。

  深燃在直播间询问,表是什么牌子的?主播一开始回答道,香港哥弟。深燃追问:这几个字怎么写?主播又说,“香港歌迪,原装进口,支持专柜验货,觉得不值1千多块钱给我退回来,只有3个库存,赶紧去秒”。深燃再次追问主播:哪个专柜?主播又给出了不同的答案:“歌拉迪、 歌浪迪,只要是我们在的专柜都支持验货”。对方又让深燃联系客服,称“直播间不能说,让客服回答你的问题”。

  与深燃对话的工作人员名为“客服.浙江豪姐好物”,对方确认道,手表是香港歌浪迪品牌,在国内有专柜。

奢侈品回收

  来源/ 义乌购网站

  不过,深燃在义乌购(义乌中国小商品城官方网站)上看到,一家名为“义乌市美格美手表”的店铺主营商品正是“古欧 迪米 希诗顿 歌浪迪等品牌、适合各大平台直播、专供抖音/快手/团购/微商”。

  深燃将“丸子表妹”直播间一款售价为1980元的表发给该店,该店回复称,“歌浪迪”正是该店工厂自己的牌子,售价55元/只 ,批发200只还能更优惠。并且,深燃也并未查到歌浪迪在国内设有专柜的相关信息。

奢侈品回收

来源 / 作者与厂家对话截图

  将义乌进货价55元的手表包装成香港品牌,标价两千,全场一折卖200元,这波操作可谓赚了吆喝还赚了钱。

  在廖某的案件中,上海市公安局公布称,廖某的直播间场均观看人数在20万以上,场均销售额突破7位数,日收入可达三四万元,年收入上千万元。仅一场时长2小时的直播就为售假厂商带来了近30万的销售额,其中假冒奢侈品饰品占比10%。

奢侈品回收

  主播隐瞒瑕疵,商品货不对板

  深燃注意到,奢侈品直播过程中,消费者和商家容易产生纠纷的一大原因就是“货不对板”——消费者认为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没有说清楚或者未对瑕疵进行充分展示,导致到手的商品不合心意。

  而这一现象出现最多的场景是二手奢侈品直播。

  喵喵9月30日在抖音“想享奢侈品直播平台”上购买了一个5399元的Gucci小包,她说,主播介绍时说是全新,不需要看细节,就直接装起来让消费者下单了,但喵喵收到包后发现,这个包有明显的使用痕迹。

  另一名消费者小诺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和商家陷入了纠纷。小诺觉得,主播会为了尽可能多地卖包而隐瞒瑕疵。

  9月初,小诺在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红布林的直播间里花13986元拍下了一个红色Dior戴妃四格包。小诺说,因为直播间的气氛就是“手慢无”,每款包一般只有一个,直播对一个包的介绍可能只有几十秒,之后就会上链接,让大家抢。消费者对于商品的了解程度,完全取决于主播短短几十秒的介绍。如果在直播间询问细节,一是可能会抢不到,二是主播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不断提问而耽误上货速度。

  小诺想着,拍下包并付了款之后,客服应该可以提供一些包底部的细节图,但红布林客服称,只有页面中展示的图片,暂时无法联系到商家,无法拍照查看,如果有问题,签收后联系客服处理。

  “当时主播展示商品时再三承诺:商品是99新、完全无瑕疵、完全没有使用感、没有任何问题的全新包包,结果收到后发现根本不像主播描述的那样!”小诺向深燃发来照片称,包包四角发黑,有指甲印,肩带周围还有掉屑。

  喵喵说,和线下专柜购买以及电商购买不同,直播间里,确实更有冲动下单的氛围,而且对商品的展示有限,本想着先拍下再说,想当然地以为,客服能按照自己的要求对包的细节进行拍照,结果没想到的是,买包成了一件碰运气的事。

  在黑猫投诉、聚投诉等网站上,存在大量因“主播隐瞒瑕疵”发起的投诉,涉及平台有心上、胖虎、小花、红布林、妃鱼等。

奢侈品回收

  消费者称主播隐瞒瑕疵来源 / 黑猫投诉

奢侈品回收

  “不退不换”,售后维权难

  不管是仿冒奢侈品还是二手奢侈品直播,主播最开始都会开门见山地说一句“非质量问题不退不换”。这给消费者带来了另一个头疼的问题——退款难。

  深燃在抖音上看到一个名为“KEAY KELY高端轻奢穿搭”的主播以“断码清库香奶奶”的名义进行直播。主播在试穿过程中还提醒道,因为是超低价,不接受七天无理由退换。

  小诺说,发现到手的包包和主播说的不一样时,去找了红布林的客服,经过再三沟通,客服才同意让小诺把商品寄回,但收到商品之后客服又称,商品没有问题,只能转卖。最后小诺在黑猫投诉上发帖,商家才同意退款。

  而且,不少订单还未发货就不支持退款。

  赵女士曾在胖虎二手奢侈品店的直播间拍下一只售价8999元的 “Celine(赛琳)水桶包”,次日商品未发货时,赵女士就申请了退款,但商家以“直播平台特殊,不支持七天无理由退换货”为由,拒绝退款。

奢侈品回收

  消费者反映退款难来源 / 黑猫投诉

  北京今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吴萌认为,商家以“直播平台特殊,不支持七天无理由退换货”为由拒绝退款并不合理。直播带货作为电子商务的一个环节,应当适用于“七天无理由退货”的规定。在网络直播模式下,消费者能了解的商品信息依然与传统销售方式有相当的差别,知情权存在先天不足,“七天无理由退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失衡。

  另外,商家和抖音拒绝退款之外,喵喵觉得不合理的是,抖音方面不提供当时直播的回放。喵喵告诉深燃,跳转到购买链接页面之后,上面写着“以直播间介绍为准”。因为拿不到回放视频,向其他部门投诉时就没有证据。

  删链接也是一些主播人为减少纠纷的常规操作。上海市公安局称,为逃避监管和追查,直播结束后,廖某的直播团队会删除所有涉及假冒产品的购买链接、回看视频等。警方将其所有涉嫌售假的直播活动录制了下来,才收集到廖某及其团队知假售假的证据。

  “哪个消费者会想到一边看直播一边录屏呢?”喵喵无奈地说道。

  “如果不具备回看功能,就会让消费者的举证过程变得非常困难”,吴萌向深燃表示,平台让消费者同步录像有悖常理,从交易成本及技术合理性角度看,由直播平台提供“回看功能”是最现实和简便的做法,有助于直播产业的健康发展。

  10月20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办法明确:网络直播带货应当提供回看功能。

  处于萌芽阶段的奢侈品直播虽然存在诸多问题,但仍然是一块具有想象力的市场。经历过疫情之后,也有更多的消费者选择在直播间购买奢侈品。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预测报告称,今年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品的消费需求将增长30%,是全球奢侈品市场在今年的唯一增长市场。根据艾瑞数据2月份披露的数据,二手奢侈品交易APP迎来了月度独立设备数的大规模增长,只二达到82.4%,红布林达40.4%。

  正如《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所说,由于中国奢侈品行业暂时未建立完善的行业准则,引起了假货泛滥等行业乱象,成为阻碍行业发展的“天花板“,但是,合理的售后保障、仿品排查机制、完善的商家认证体系、定期的自检抽查将是电商平台争夺万亿级奢侈品市场胜负的关键。

图文采自新浪

更多奢侈品行业知识请关注奢多多

电话咨询
在线客服